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【宽修】赴约(5.21/2018)

      修鹇单枪匹马找赵松约架前在楼顶与贺兰的告别(永别),没有具体设定🙃要说到底赴谁的约,那就要问我们鹇宝宝了❤️

 
  夕阳下两个人影被一点一点的拉长,静默不语……
  
  贺兰在想办法,想一个可以让修鹇冷静下来的办法,或者说是阻止他去送死的办法。可惜自从宽永走后到现在,他什么都想不出,任何理由都不足以支撑修鹇心中的那份执念。
  
  修鹇一如往常看着贺兰,深吸一口气,首先打破沉闷的气氛“贺兰大人,我跟宽永的命是您救的,倘若您愿意,现在就可以拿回去,宽永已经不在了,而我就在这里,绝无半句怨言。”
  
  “但今天大人若是不愿意,那我与大人就此别过,从今往后我修鹇不管是生是死,化鬼也好成魔也罢,都请大人不必记挂!”
  
  贺兰很诧异,他认识的修鹇不应该会说出这种决断的话。修鹇似乎也看出贺兰的不解,带着些安慰的语气又补充了一句
  
  “修鹇今后独身一人,怎么样都无所谓。”
  
  他脸上其实看不出很悲伤的情绪,反而异常的平静,就像在说今天的全肉三明治依然很好吃。

      “小的时候他每次都冲在最前面,拼了命的保护我,渐渐的我好像把他变得理所当然,直到最后,我都没有好好的保护过他一次。”
  
  贺兰看着眼前的修鹇,忽然发现他从未这样执拗过,还想说点什么,半天只憋出一句“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
  
  修鹇撇开头,答非所问,目光投向远处,没有焦点“抱歉大人,往后修鹇也不能陪着您了。”
  
  “但是如果能有来生,无论是人是妖,只要大人需要,我和宽永依然愿意陪在您的身边,我们也真心祝福您跟慧颜小姐,生生世世!”贺兰也是第一次在修鹇脸上看到这般坚定认真的神情。
  
  “你怎么知道宽永他下辈子还愿意跟着我,万一他……”
  
  修鹇沉下眼睑,眸子里的光霎时又暗了几分,声音很低但十分肯定“愿意的,他愿意的,我知道!”
  
  此刻的修鹇眼中是贺兰看不懂的情绪,绝望,悲伤,感激,不舍……他看不懂也说不明白,但是他能理解。
  
  贺兰还是想从修鹇那里再了解他一些,毕竟跟了自己快千年,第一次感觉他有些陌生,第一次读不懂他在想什么“可是修鹇,你们两个都这么消失了,小菊她……”
 
  “小菊她懂的,她都懂!她甚至比我们自己都看得明白。很早之前她就和我说过,她没有我们两个是可以的,我们两个没有她也是完全可以的,但我们两个却不能没有彼此!”
  
  “我当时觉得她说的一点都不对,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宽永会离开,如今真到了这个地步我才明白,小菊确实算是我们两个的知己了吧!”
  
  说着摇了摇头,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。
  
  “大人,您可能不知道,对于我来说,小菊她就像是太阳,很热情,很温暖,在她身边让我感觉仿佛从来没经历过那些黑暗,动物本性都是向往光亮的不是吗。”
  
   “而宽永…他是我的心脏。没有了太阳,看不见又怎样,至少心还会跳动,我还能切实感受到这个世界,就像您白天看不见东西,摸索着摸索着这么千百年也过来了,但是心没有了的话……我怎么活!”
  
  又重新转过头看向贺兰,微微一笑,落日的余晖荡漾在脸上,贺兰看着竟觉得有些温暖“况且,他已经长在我的骨血里,生根发芽,逃不掉的。”
  
  “修鹇,我只是希望你们都好!”
  
  “会的,贺兰大人。或许几百年后我们还能再见,到那时我们肯定都比现在好,大人,珍重!”
  
  修鹇退后一步,朝贺兰深深鞠了一躬,转身走出两步,俯下身拉起裤腿,解下脚踝上已经不再发光的媚珠,拿在手里像看稀世珍宝似的细细端详了一阵,最后小心翼翼的一圈一圈缠在手腕上,紧紧打了个结。
  
  抬起头重新迈开步子,自嘲的勾了勾嘴角,又像卸下千斤重担一般松了口气,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戴在身上了!
  
  昏黄的阳光还是有些刺眼,打在坠子上隐约还像在发着光……
  
  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3)
热度(46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