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如果最后你会回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5.

  “爸,你们在说什么?”
  
  许魏洲倚在门口,宽大的T恤罩在他身上显得空空荡荡,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窃喜,眼里又重回了光芒,现在的他变得异常敏感,尤其是对黄景瑜这几个字。
  
  “我听到你们在说黄景瑜是吗?!妈,你怎么哭了?”许魏洲有些不解,但他更迫不及待想知道关于黄景瑜的一切。
  
  “洲洲……”
  
  “你好,我是你爸爸的朋友,你可以叫我陈叔叔。”没等洲爸把话说完,陈医生抢先上前一步,笑盈盈的伸出手走到许魏洲面前。
  
  许魏洲犹豫了半晌还是伸出手礼貌性的跟他握了握。眼前的这个人让他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,许魏洲不敢看他的眼睛,总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被他看穿的感觉。
  
  为了缓解自己的不适,许魏洲有意避开与陈医生的交流,快步走到父母面前,他很清楚对他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  
  “爸,妈,我刚刚好像听到你们在说景瑜……”带着试探性的语气却是简单明了的肯定句。
  
  陈医生察觉出许魏洲的敏感以及对自己的防备,知道从他这里下手是没有什么希望了。现在的许魏洲就是一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蚕蛹,只是他好像根本不愿意从里面出来破茧成蝶。
  
  从前的许魏洲是热爱光的,现在的他却是怕光,或许对于许魏洲来说,没有了黄景瑜,他的世界也便没有了光。
  
  对于同性恋这个群体,陈医生接触过很多,以前他只负责帮助他们正视自己,做心理疏导,然而并不能真正理解他们之间的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,但是看到许魏洲之后,他突然就明白了。
  
  “洲洲,你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泪眼婆娑的洲妈妈实在不忍心再看儿子继续画地为牢,自己折磨自己。
  
  “妈,你在说什么!我什么都记得啊。”许魏洲觉得好笑,也越发感到困惑,不知是不是妈妈又在想方设法想把他带回家。
  
  “洲洲,你好好想想景瑜他是怎么走的!”陈医生总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,即使许魏洲有些排斥他,但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拉他一把,不仅仅只是作为医生的职责,虽然心里清楚他回头的几率很小很小。
  
  许魏洲再一次拧紧眉眼,也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“你怎么知道黄景瑜?你到底是谁啊?你跟他什么关系?你怎么知道他走了?”语气也随之变得越来越不友善。
  
  许魏洲一连串步步紧逼的提问反倒让陈医生觉得多了一分希望,至少他愿意跟自己说话了。
  
  “噢,我也是听你父母说起的,在这件事上他们为了你可操了不少心啊!”陈医生不慌不忙的解释道。
  
  洲妈妈一听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,本来许魏洲还想追问的,但是看到妈妈这个样子,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。
  
  现在反而变成了许魏洲开始安慰洲妈妈,“妈你别哭,你也想他了吧,没事的,他肯定会回来的,有我在他肯定会回来的!”其实许魏洲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心里都没底,说到底,总归只是几句哄人的话罢了。
  
  洲妈妈抬头看着许魏洲,通红的眼睛里布满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,一波又一波的眼泪却怎么也冲不走。许魏洲看得心里十分愧疚,他跟黄景瑜之间的事本不该让父母掺和进来的。他也红了眼眶,低下头,垂着眼睑不敢再看妈妈。
  
 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,洲爸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架势,上前拽起许魏洲的衣领对着他吼。
  
  “黄景瑜已经死了!已经死了!许魏洲你清醒一点可以吗?!黄景瑜他已经死了!不会再回来了!”
  
  洲爸憋得通红的脸上呈现出扭曲的表情,许魏洲没有害怕,也没有说话,就呆呆的看着他,任由他发泄。许魏洲想要是洲爸能狠狠了打他一顿就好了,这样各自心里可能都会好受点。
  
  许魏洲很平静,他能理解,毕竟谁家父母都看不得自己孩子受委屈,更别说他从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。“爸,你说得对,你们就权当他死了吧,不用管我。”他能敷衍得了父母,却敷衍不了自己的心。
  
  他怎么能当黄景瑜死了呢,他可是要一直给许魏洲做饭的人,第一时间打电话安慰他的人,愿意陪着他睡的人,任由他撒浑耍赖的人啊,他怎么可能当他死了呢!
  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🐳🐱
       【再写一个6就完结吧,我真的太懒了,刚好是6嘛🙂】

  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1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