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如果最后你会回来……

   4.

  “洲洲”
  
  “洲洲,起来吃点东西”
  
  许魏洲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,扭头一看原来是妈妈。
  
  这段时间以来,每当父母问起,许魏洲都说自己没事,这几年什么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,这点小事没什么的,让他们放心吧。
  
  可是哪有比父母更了解自己的人呢,许魏洲自从认识黄景瑜之后的种种变化他的父母都看在眼里,他们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自己儿子的心思。
  
  然而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就这么一天天消沉下去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许魏洲不知道洲妈妈在这些天里为他流了多少眼泪。
  
  “妈,你怎么来了”说着许魏洲从床上慢悠悠的坐起身。
  
  站在房间门口的洲爸看洲妈拎着饭菜推门进去,听她叫了儿子好几声才得到回应,迟疑了几秒后立马掏出手机转身走进客厅打电话。
  
  洲妈妈走到床边坐下,摸了摸许魏洲的脸,看着他越发消瘦憔悴的面容和重重的黑眼圈,眼里止不住的心疼“我们按了门铃好久都没见你来开就自己进来了。”
  
  其实打从黄景瑜走后,洲妈妈就坚持让许魏洲搬回家住,或者她搬过来照顾许魏洲,但是许魏洲一直没同意,说自己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照顾不好自己吗,还笑称天天让父母照顾的话以后怎么找女朋友!许魏洲爸妈知道他从小就是一个倔强的孩子,决定了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,于是也就随他去了,只不过还是会三天两头的过来看看他。
  
  洲妈妈打开保温盒,把从家里做好带过来的饭菜一样一样摆在许魏洲的面前,全是他爱吃的。却不见许魏洲以往欣喜的笑容,脸色反而变得更加忧郁。洲妈妈知道他这是又想起了黄景瑜,许魏洲已经不止一次在父母面前提过黄景瑜做菜有多好吃,甚至还炫耀他爱吃的菜黄景瑜全都拿手。
  
  许魏洲就这么面无表情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些菜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动筷子。
  
  “洲洲,跟妈妈回家好不好?”洲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在颤抖,但她还是强忍着泪水,用尽量平和的语气来劝许魏洲。
  
  许魏洲抬起头,嗓子又干又哑,眼神却期待又真诚“万一他回来了进不来怎么办?”
  
  “如果他真的回来了肯定会联系你给你打电话的,对不对?到时候你再搬回来就可以了,所以你不用担心,先跟妈妈回家好吗?”洲妈妈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温柔耐心的劝说着许魏洲,像在哄一个不愿意去幼儿园的小朋友。
  
  许魏洲有点急了“不行,他要是进不来肯定又要走了!那天我就梦到他回来了但是进不来就直接走了”语气里又多了几分伤感,说得像是黄景瑜真的会回来一样。
  
  “他不会回来了!”这时,许魏洲才看到洲爸爸跟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口。
  
  “爸,你怎么也来了?”许魏洲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。
  
  “其实我……”洲爸爸面色凝重,刚开口说话,洲妈妈就立马站起来把他拉了出去。旁边的中年男子打量了许魏洲一番也转身跟了出去,许魏洲皱紧眉头,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盯着他看,除了黄景瑜。
  
  客厅里三个人在小声的交谈“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陈医生”洲爸爸向洲妈妈介绍。
  
  洲妈妈一听眼睛开始放光,对她来说这无疑就像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“你好,医生,你好,我们家洲洲他……”洲妈妈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,带着希望又害怕失望。
  
  洲爸爸扶着洲妈妈深呼吸一口气,做足了心理准备“陈医生,我儿子该怎么治你就直说吧”
  
  看着眼前心力交瘁的夫妻俩,陈医生也不忍心再拐弯抹角说一堆他们听不懂的“实在抱歉,目前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  
  洲妈妈一听,顿时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,希望落空使她无法再硬撑下去“医生,真的…真的…没有…办法吗?”
  
  陈医生避开洲妈妈失望无助的眼神,转头看着洲爸爸解释道“用俗话来说就是,他执念太深了,除了那个人没人帮得了他,包括他自己!”
  
  “连药物缓解的余地都…没有吗?”洲爸爸还在努力寻求最后一丝希望。
  
  “没有,就目前的形势来看…只会越来越严重。药物只能让他生理上暂时得到放松,但并不能帮助他打开心结,这才是问题的根源。”许魏洲父母刚刚建立起来的希望被陈医生一字一句重重的击碎,犹如一把利刃在他们的心上千穿百孔。
  
  而当下,眼看着许魏洲父母的精神世界一点点崩塌,陈医生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可以来安慰他们。
  
  一阵沉默后,泣不成声的洲妈妈倒先开了口,眼中是从未有过的绝望“可是,景瑜他……已经……不在了啊!”

      🐱🐳
    【呢越“虐”】
      这起的都是什么不负责任的名字🌚
  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6)
热度(22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