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如果最后你会回来……

   1.
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!”
  
  ………
  
  华灯初上,大街上依旧是汹涌的人潮,把耳机里的音乐开到最大声,跟着节奏迈开脚步,不去顾及周围的任何人。上海这座让人又爱又恨的城市不知沉淀了多少杂碎的时光和情感,太多的人来了又走,留下的不一定是欢喜,带走的也不一定喜欢!
  
  许魏洲提着啤酒走在昏暗的路灯下,边走边喝,走累了就随便坐下来点一根烟,默默的抽完再站起来接着走,如此循环,这条路好像没有尽头。
  
  呵,真是奇了怪了,以前每次跟他一起出来散步的时候明明很快就走到头了啊,并且几乎每次都会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路过,然后就只能把帽檐压很低一前一后的走。可今天是怎么回事,同样是大半夜的,怎么这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,特地给我腾出地儿来的吗,呵呵!我可不是个柔柔弱弱TM爱哭鼻子的娘们儿!
  
  “黄景瑜啊黄景瑜,你TM真够狠的,哼~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许魏洲也喜欢上了喝野酒,不过更喜欢跟他一起的时候喝,然而黄景瑜并没有喜欢上抽烟,甚至他是讨厌烟味的!
  
  “黄景瑜,你他大爷的真有意思!没了你老子照样能活!嗝…”许魏洲就这么一路的提着酒喝着,一路的自说自话,不知道喝了多少,反正是没醉,意识还清楚,但脸上已经开始泛红。以前往往到了这时候黄景瑜就怎么的也不会让他再喝了,怕他的胃受不了。不过现在好了,没人管了,想怎么喝就怎么喝,想喝多少就喝多少!
  
  ………
  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!”
  
  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江边,许魏洲扶着栏杆吹风,一身酒气随着风往北飘去,也夹杂着些别的东西,趁着现在我舍得了,也趁着这一阵风,把我身上仅剩的这一点你的气息带回去全部还给你!
  
  脚边是最后一堆空瓶子,一扎啤酒终于全都喝光了,许魏洲的脑袋也彻底放空了,脸越来越烫,眼神飘忽不定,不知道该看向哪里。他知道自己醉了,所以就打算先这么坐着任风吹,等清醒一点再走。或者说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在期待某个人会不会突然出现来管管他,皱紧眉头低声说他两句,然后亲亲他抱抱他,最后再带他回家。
  
  已经很晚了,夜里有点凉,许魏洲依然没有半点困意,反正都这样很多天了,再多一天也不要紧。他点燃最后一根烟,吐出来的白雾都带着浓浓的酒气,我喜欢的烟和你喜欢的酒,终有一天我肯定能把它戒掉的!
  
  不知道是因为冷的还是没力气了,许魏洲捏着烟头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眼睛越来越模糊,风吹在脸上冰冰的,可能是真的醉了吧!他把烟头扔在地上,站起来用脚尖拧了拧,熄了那夜色中唯见的一点红。
  
  许魏洲再次伸手扶住栏杆,朝着江面大声喊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!”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~”
  “黄景瑜,我恨…你”
  “黄景瑜,我…”
  “黄景瑜…”
  …………
 
  
  一声一声,歇斯底里,也不怕别人听见,直到最后声音喊得沙哑,累得喘不上气,整个人顺着栏杆瘫坐在地上,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。
  
  即便吐字都已经不清晰了,仍然带着厚重的哭腔不依不饶……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…”
  “黄景瑜,你听到了吗?我…我恨你”
  “黄景瑜…呜…你听到了…没有啊?呜……我…”
  “我…真…的…好恨…你…呜呜……”
  
  ………
  
  “黄景瑜,我恨你!”
  “你听到了吗?”
  
  
  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5)
热度(24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