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血泪抛红豆

第一卷·棋逢对手

【伍】

(逐月人设/古风/试水/大半夜适合开脑洞/架空历史)

 
        迭卫赶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,看到他一大步跨进门来,胡光平立马放下手中的棍子迎了上去“四哥哥,你怎么才来,我们都练习好一会儿了!咦,你的衣服上是什么啊?”语气里带着一丝轻微的抱怨。
  
  迭卫背着手微微弯下腰,对上他们的眼睛,捏捏柯奈的脸笑了笑“没怎么,刚才遇到点儿事给耽误了,没偷懒吧你们。”
  
  “没有,我们都在认真温习昨天四哥哥教的招式,我已经全都会了!”申戈扬起下巴,自豪的挥了挥手里的棍子。
  
  “四哥哥今天有没有什么新的教我们呀?”柯奈抿着嘴眨巴着双眼一脸期待的模样。
  
  “嗯…那就得看你们的表现啦,不过看在你们这么勤奋的份上我也得给你们点儿奖励对不对”说着从身后拎出来一提包装简单的东西。
  
  “哇,是我最爱的红豆糕,四哥哥你真好”看到迭卫突然拿出来的红豆糕,又惊又喜的胡光平高兴得差点蹦起来抢。
  
  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,神秘兮兮的拉拉迭卫的衣袖,斜着眼睛朝左右瞟了两眼“平日里娘亲都不让我吃这个的”说着还小声的嘘了一下“小点儿声,被我娘亲听到就没得吃了!”
 
  申戈清了清嗓子低声骂道“你还说呢,就你叫得最大声”
  
  “对呀,伯母为什么不让你吃啊?”柯奈也跟着小声的询问,“我娘让我吃,但是只能吃一点点”并伸出大拇指跟食指开始比划。
  
  “娘亲说这市井上卖的不干净,吃了容易闹肚子”胡光平很不乐意的撇了撇嘴。
  
  迭卫无奈的摇头“呵呵,你们这些公子哥啊……”
   
  “迭卫你来啦”
  听到夫人的声音,几个人赶忙把红豆糕藏起来,笑嘻嘻的围上去,迭卫匆匆行了礼,带着三个人就要走。
  
  “你的衣裳怎么……”
  
  没等夫人说完,迭卫挠挠头有些尴尬,这狼狈的模样竟然被夫人看见“没事没事,来的时候走得着急,不小心跟别人撞了个正着”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,迭卫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,不过转瞬即逝,没有人看出来。
  
  “今天吃完晚饭再走吧,我有事情和你说”夫人神色平静,看不出来有过多的情绪,或者说是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一个几个月前才痛失丈夫的人。自从胡将军走后,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事宜都由夫人来打理,其实许多事情她大可不必亲自操劳,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她是以此来消磨时间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  
  不过也没有人知道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只是日渐消瘦的身体明显袒露了她其实过得并不好。
  
  “可是夫人,我还要回去……”
  
  “迭将军那边我已经嘱咐人去置办药材,顺便把之前皇上御赐的西域灵参也一并送过去了,放心吧。”谁都知道这西域灵参是天下奇药,不可多得,关键时可保一命。当初皇上就考虑到胡将军常年出征在外,免不了受伤,怕危及性命,所以才让他行军途中也随身携带。只是这一次还没来得及……
 
  “西域灵参?”知道迭卫要说什么,夫人还没等他下一句就把他的话堵了回去“现在迭将军才是最需要它的人!”
  
  迭卫看了一眼身旁的胡光平,不禁压低声音“夫人,过不久光平也要上战场的,你为何不等那时让他带着?”
  
  “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情”夫人说着转过身自顾自的朝前走了。
  
  
  眼看天色不早了,莀也玩了一天累得不行,暝邝在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方找了一家客栈准备先住一晚,第二天再做打算。
  
  不料刚住下没多久,莀就开始说身体不舒服,暝邝这才发现他的额头已经变得很烫。但是又不敢轻易走开去请郎中过来,更何况他也信不过中原的人,于是只得把毛巾浸湿凉水后拧干给莀敷在额头上。其实暝邝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从哪学来的这个方法,仿佛生来就会一样。
  
  也顾不了那么多就这么一直重复着这个办法,然后整整照顾了莀一整夜,天快亮的时候看他已经好些了,暝邝心里也终于放松了些。顿时一阵睡意袭来,不知不觉就在莀的床边睡着了。
  
  等暝邝醒来的时候日头才刚刚升起,虽然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,但其实只是一小会儿。也偏偏就在这一小会儿,莀就不见了!
  
  
  暝邝心急如焚,他恨不得狠狠打自己几拳,莀又那么爱玩,这要是出了什么事,他回去该怎么交代,甚至他也就不用回去了!
  
  一边问人一边喊,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了,找着人才是最要紧的。就在街对面的一个角落里,一个卖糖葫芦的商贩正在跟一个高挑的男子交谈着什么,看样子像是讨价还价,而那个男子手里牵着的正是莀。
  
  暝邝一个箭步飞身上去,一手握着刀鞘抵住男子的脖颈,一手迅速把莀一把拽到自己身后。“你是什么人?对这个孩子有何居心?”咄咄逼人的目光捕捉着男子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。
  
  男子背着光站在暝邝的面前,初现的日光给他增添了几分耀眼的色彩,还是因为他本就长得英气,再加上挺拔的身姿高出暝邝一些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看上去很不好接近“我只是想给他买糖葫芦而已”。
  
  暝邝心里想着不可能这么简单,盘算着该怎么对付他还不引人注目。“暝邝,他确实是要给我买糖葫芦的”莀从暝邝身后探出头来解释。
  
  “他为什么给你买糖葫芦?你不怕他把你抓走吗?”暝邝真是好气又好笑。
  
  “因为他还没钱,刚好又遇到我了,而我也要买糖葫芦!”男子始终不慌不忙面无表情的说着,像是不光他的事一样。
  
  暝邝很不屑“你不觉得好笑吗!小孩子也就算了,谁听说过一个大男人吃糖葫芦的,况且还是大早上的!呵呵…”
  
  听到这话男子明显有些不高兴了,皱了皱眉头,抬起手推开暝邝抵着自己的刀鞘“这位兄台,我也是给我的孩子买糖葫芦的,劳烦让一让!”语气强硬不容反驳。
  
  这时卖糖葫芦的终于吭声了“这位小哥确实是来买糖葫芦的,见这孩子没带钱又馋得不行,所以才给他买的”
  
  “那我刚才看见你们讨价还价是在干什么?”暝邝依旧不依不饶。
  
  “是这位小哥想把我的糖葫芦全都买去才跟我还价的,你误会了!”
  
  “莀,是这样吗?”
  莀坚定的点点头“嗯嗯,就是这样的!”暝邝自知理亏,又是在中原,怕暴露身份,不敢轻举妄动,硬着头皮道了歉“对不住了兄台,刚才多有得罪。”
  
  “算了,他还在等,我不跟你计较!”带着点警告的意味,男子皱着的眉头松开来,说完拿了糖葫芦就转身走了。
  
  暝邝瞥见男子扛着一扎糖葫芦在一个卖面具的摊位前停下,有另一个男子站起身来摘下面具朝他吐了吐舌,接过一串糖葫芦就吃,听不清他们说着什么。但是另外那个男子长得真是十分秀美,一双大眼睛灵光闪烁,笑起来比那糖葫芦还甜,纤细的腰肢恐怕没几个女子比得过。暝邝不禁感叹世上竟有这般男儿,到底要怎样的女子才能配得过!
  
  可是刚才那男子不是说给他家孩子买的糖葫芦吗,怎么……
  
  
  暝邝给莀买了糖葫芦,带着他返回客栈,看他的样子昨天的病是完全好了。“以后没有我跟着你哪都不许去知道了吗!”
  
  “还不是因为你说梦话把我吵醒了!”莀吃着糖葫芦还不忘抱怨两句
  
  “我说什么了?”暝邝记得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啊。
  
  “对了暝邝,你什么时候学的中原话啊?我怎么没听你说过。”莀甚是好奇的望着暝邝,巴不得他也能跟着学几句。
  
  暝邝被他说得一头雾水,只觉得一大早起来尽遇到些莫名其妙的事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什么时候学过中原话了?!”
  
  莀以为暝邝又在逗他,理直气壮的回道“那你昨晚说梦话还说呢,我一句都没听懂。”
  
  暝邝觉得奇怪,他怎么可能会说中原话,只是听得懂一点点而已!可能是莀生病出现幻听的原因吧。
  
  刚到店里,就有店小二过来问“是暝邝公子吗?”
  
  “怎么?有事吗?”暝邝很奇怪店小二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,立马警觉起来。
  
  随后店小二递上一封信“这是给你的”暝邝莫名接过来“谁让你给我的?”
  
  “不知道,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”
  

       【官方提示】🌚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男子与糖葫芦的故事 可以当做番外来看🙆
  
  昨晚写到两点多,我感觉自己要瞎了😓到后面差不多是闭着眼睛写的🙈

        原来是标签的锅🙇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1)
热度(6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