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血泪抛红豆

第一卷·棋逢对手

【肆】

(逐月人设/古风/试水/火车上适合开脑洞/架空历史)

  “莀,从今日起,本王要你赴中原梁国去学习那里的文明,文韬武略你都要尽心学习,听懂没有!”十岁的莀单膝跪地,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王,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疑惑与不情愿。“父汗,儿臣不明白,为何…”
  
  “本王自有安排,你只管去,尽你所能的学,学成之后,本王自会派人接你回来!”自莀记事以来,这草原之上向来无人敢违抗这位大汗的命令。虽然心中有几千几万个不愿意,但是母亲说过,只有遵从才是父汗的好儿子!“儿臣谨遵父王指令,定不负父王所托!”莀低头抱拳,眼神随之黯淡下来,心里甚是委屈。
  
  “对了,你一人前去恐生事端,还是让暝邝随你同去,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,情同手足,彼此的脾性也拿捏得准,互相也好有个照应。况且暝邝的身手本王是信得过的,也好保护你,本王会定时派人去看望你们的!”听到暝邝的名字,莀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,怎么说有自己的好兄弟陪着,这一路上也不至于寂寞难耐。其实莀早就想去中原看看了,一直听说中原是个十分精彩的地方,那里的人与他身边的人都不一样,他觉得那里肯定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,这么想来感觉也不错,只是不知道这一去将会是多久。
  
  “母亲,我舍不得你,不然我去跟父王求情让你与我同去如何”说到这里莀的大眼睛越发显得黑亮,一脸的期待。“莀,你听我说,既然你父汗派你去中原就自有他的意思,他也是为你好,将来你学成回来不也是为了更好的巩固我们的这片疆土”其实这样的结果在莀的意料之中,他失落的垂下了眼睑。
  
  “可是…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啊,还有那么多哥哥呢…”虽然莀才十岁的年纪,但是这样隐隐带着哭腔的抱怨也只有在他母亲的面前才会显露出来。“莀,你记住,一定要持守住你的良善,无论你做什么,母亲都会支持你,永远与你站在一起。以后你会长大,会明白很多的事情,会去更远的地方,遇到更多的人,也会找到爱你的和值得你爱的人,勇敢的去,母亲相信你!”莀历来都能从他母亲这里得到最大的鼓舞和安慰,看着她满眼的慈爱和温柔,心里暗下决心,一定要拼尽全力守护眼前的这个人,让她在余生之中免受战乱之苦。
  
  “嗯,儿臣记住了!母亲”
 
   
  “暝邝,此次大汗令你陪同莀殿下前往中原是去学习求教的,可别一时贪玩儿辜负了大汗对你的信任啊…”来人半眯着眼睛,口气轻缓。暝邝一如既往轻挑的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打掉了捏住自己肩膀的手,站起身朝他仪式般的抱拳鞠了一躬“请华公放心,属下定当竭尽所能护莀殿下周全!”
  
  “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,我相信你自己心里有数,还有,切记不可暴露了身份!”说完意味不明的提了提嘴角,甩手走人。
  
  
  莀跟着暝邝到了建康城,这里的房屋建筑是他从未见过的,玲琅满目的东西更是让他走不动路,小孩子本性瞬间暴露无遗!相比起莀,暝邝就显得淡定多了,毕竟之前为了刺探消息他来过这里几次,对这一切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  
  “暝邝,你看那个,红红的,感觉很好吃呀,我都没有见过!”莀扑闪着大眼睛,一脸期待的望着暝邝,因为他们所有的钱财全都在他那里。“你直接说你想吃不就行了…”每次莀这样子,暝邝总是拿他没办法,只能随着这个贵族弟弟。
  
  “这个呀,中原人管它叫做冰糖葫芦,它……” “冰糖葫芦?名字还挺好听的!暝邝你知道的真多,带你出来果然没错,嘻嘻” 莀一边迫不及待的嘬着手里的糖葫芦,一边不忘夸赞暝邝,他自认为很清楚暝邝这个人,这样说不仅出于真心对他的钦佩,还为了以后能顺利的让他掏钱给自己买东西。偏偏暝邝还真就喜欢听别人夸他,听莀这么一说心里美滋滋的,更是自豪得不行。
  
  “这么好吃的东西,要是母亲也能吃到就好了” 糊了一嘴糖渣子的莀随口冒出了这么一句。“你要是真喜欢咱们就把这糖葫芦的做法也学了去,等以后回去你天天都能吃上!”暝邝感觉要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了,他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要到哪里去寻这糖葫芦的做法。“好啊好啊,这样的话整个草原上的人都能吃到了,我们快去学吧”莀叼着一颗糖葫芦笑得一脸灿烂。
  
  是啊,如果我们的草原上也能够随处买到糖葫芦,那也是很美的一番景象吧!
  
  “啊!我的糖葫芦!!!”暝邝正想着,突然就被莀一声大喊给打断了,下意识的向前大跨一步护在莀的面前,转头问他怎么回事。“他把我的糖葫芦撞掉了,让他赔我的糖葫芦!”莀气得满脸通红,隔着暝邝伸手指着前面的人,顾不得脸上的邋遢,气忿忿的嚷着。
  
  再看站在暝邝眼前的人,一袭白裳齐脚踝,胸前染上了零零星星的红色糖丝,像是未来得及晕染开来的彩墨一般。暝邝一抬眼便对上了这人清冷的目光,俊朗的眉眼微微皱了皱,脸上再看不出多余的表情。暝邝看得出来这是个明事理的人,清了清嗓子,故作轻松的说道 “这位兄台,我家小弟的心爱之物被你撞掉了,你看……”并用眼神示意他接下来要表达的意思:你若乖乖赔偿我便放你一马,否则休怪我刀剑无情。
  
  迭卫着急赶往将军府,顾不上自己被弄脏的衣裳,也无心与之计较,随手从怀里掏出几粒碎银子扔到暝邝手里“这些够你买这一条街的了”随后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。
  
  暝邝捏了捏手里的银子,转身摸摸莀的头,眼里含笑“走,咱们去把那一扎糖葫芦都买了扛回去慢慢吃!”莀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,刚才的怒气也一下子消散殆尽,转身一蹦一跳的朝着卖糖葫芦的地方跑去。暝邝抬起头望了一眼迭卫远远离去的身影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!
  
  
  好久不见了,
  迭……将军?
  

  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【官方提示】🌚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糖葫芦🙈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7)
热度(3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