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咯

懒癌拖延晚期,不用救了🌚

血泪抛红豆

第一卷·棋逢对手

【贰】

(逐月人设/古风/试水/火车上适合开脑洞/架空历史)

 

      “胜了!!!”

  妇人明显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眉宇间凝重的气息顿时烟消云散。
  
  “这下夫人您总该放心了吧”方婶说着端起茶水送到妇人的手边。
  
  “这一战比以往打得持久了许多,肯定很辛苦,你又连夜赶回来,真是有劳你了,赶快下去休息吧”
  
  见半跪在地的士兵没有动静,妇人重新皱起了眉头,一股莫名的担忧在心底油然而生。“你…还有事要报么?”
  
  “夫人”
  
  ………
  
  “是属下无能,属下该死啊!”虽然士兵始终低垂着头,但是隐约带着哭腔的语调大概能明证此刻妇人内心的猜测。
  
  一个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将士怎么可能会轻易掉眼泪呢?!
  
  除非……
  
  
  “将军……”
  
  “将军他…”
  
  “牺牲了……”
  
  ………
  
  
  怎么会

  不是说打胜了就回来的吗

  这不是已经胜了吗

  那为何……
  

  妇人跌坐在椅子上,斟满茶水的杯子从颤抖的双手中滑落在地上
  只一声,清脆响亮,扎心的疼
  
  
  外面的雨势似乎减小了不少,之前吓人的雷声不复存在,黑压压的云层也逐渐褪去,一切都在归于平静
  

  “夫人,我回来了”

  “四哥哥,四哥哥”

  “怎么样,胡光平这段日子乖不乖啊,叫你背记的经文都记住了吗”
  
  “记住了,记住了……可是,四哥哥,爹爹是不是回不来了”
  孩童擒着泪水睁大双眼抬头看着迭卫
  
  迭卫沉默了半晌,点点头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向夫人

  “夫人,此次柔然来犯甚是凶猛,这一战虽然胜了,但是持久的战斗耗尽了我军的粮草,城中援兵迟迟不到,我军兵力大折,柔然又久久不肯退去,将军只好率领剩余将士破釜沉舟,抵死一拼”
  
  说着却经不住的哽咽
  
  “最后,柔然终究敌不过开始撤退,但眼看就快大获全胜,将军想乘胜追击将他们一举剿灭。不料途中遭遇埋伏,将军中了一箭,直穿心脏,箭上涂有剧毒,无人能解……”
  
  “行了,我知道了,回去好好休整休整,迭将军没事吧”

  “噢,父亲只是有些皮外伤,不碍事的”

  “替我向迭将军问候,回去吧”

  ………

  “还望夫人保重,切莫伤了身子”

  “放心吧,我还有平儿呢”
  
  妇人过去牵起孩童的手,眼底却是多过温柔的说不尽的哀伤
  
  若不是生前彼此承诺过,倘若哪天一方遭遇不测,另一方决不可撇下平儿,定要好好活着,将孩子抚养长大。恐怕此刻已经随胡将军去了
  
  
  “四哥哥,你以后带着平儿一起习武,平儿一定要为爹爹报仇!”

  “你确定?”

  “嗯”
  努力憋着泪水说出的誓言,在小小的心中埋下一粒种子,默默生根发芽……
  

  纵使妇人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,她只想让儿子远离战场,学习医术,救世济人不一定非要拼上身家性命
  
  但是她清楚孩童的脾气秉性,这一点像极了他的父亲,一旦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。更何况这还是因为他最敬爱的父亲,那就更不可能为任何缘由而动摇。所幸也不再劝说
  
  自此往后,胡光平一直跟随迭卫读书习武,一刻也不怠慢。这样一来,申戈和柯奈也经常跟着练习,这就成了以后日复一日的生活
  
 

   
  柔然大营内

  “大汗这一技可真是妙啊”

  “哈哈,此次多亏了暝邝,若不是他那一箭,这仗恐怕真的败咯”

  “咱们…不是已经败了吗”

  “杀了他们的柱国大将军,难道不是最大的胜利?!”

  “嘿嘿,说的也是,恐怕梁军现在已是群龙无首,人心惶惶了,哈哈哈哈”

  “不过咱们也伤亡了不少的兄弟,传令下去,好吃好喝的都拿出来庆祝,修身养息一阵子,日后把梁军一举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”

  “喔,顺便把暝邝叫来,本王重重有赏”
  
  
  

  【官方吐槽】🌚

  现在觉得他们的名字真的好难听啊,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,毕竟我只是一个吒写手🙄🙅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有好的建议不?🙌
  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)
热度(11)
©被咯 | Powered by LOFTER